• |

电影投资:院线电影纷纷网络上映,只是“疫情的特殊处理方式”?

发布时间:

2020-02-08

浏览量:

来源:

中楚汉秀

编辑:

中楚汉秀
在疫情这个变量因素下,电影发行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电影院线与流媒体之间的竞争关系。受疫情影响,电影院休假,春节档电影集体撤档。 网络发行成了电影出品方的优化选择。《囧妈》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1月24日,《囧妈》...

在疫情这个变量因素下,电影发行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电影院线与流媒体之间的竞争关系。受疫情影响,电影院休假,春节档电影集体撤档。 网络发行成了电影出品方的优化选择。《囧妈》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1月24日,《囧妈》出品方欢喜传媒终止了与院线公司的保底发行协议,继而选择与线上平台今日头条系合作,签订了不低于6.3亿的版权授权协议。


电影投资:院线电影纷纷网络上映,只是“疫情的特殊处理方式”?


疫情影响延续到了2月的电影市场,让一些院线新片选择网络平台。甄子丹新片《肥龙过江》原定于2月14日在院线上映,由于疫情原因,选择了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以“付费超前点映”模式播出。


电影投资:院线电影纷纷网络上映,只是“疫情的特殊处理方式”?


陈乔恩、吴磊新片《源·彩虹》,原定于2月7日在院线上映,选择了在移动电影院APP付费点播。


电影投资:院线电影纷纷网络上映,只是“疫情的特殊处理方式”?


在当前环境下,影院的歇业还将继续。 原定于2月上映的近30部院线电影,是择日在影院上映,还是优先在网络发行,是出品方们面临的一个选择。 但同样要协调网络、院线、出品、观众各方的权益。为此,我们访问了上述几部影片发行的直接相关方。


院线歇业,出品方积极寻求新放映渠道


《囧妈》从院线改为线上播出引起了院线方的集体抵制。1月24日,超过20家院线公司联合向国家电影局市场处提交了《关于提请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的紧急请示》,根据原文,主要矛盾集中点有以下几点:


1、《囧妈》行为是否破坏了电影公映窗口期的规则。

“《囧妈》绕开传统院线影院,临时改为网络在线首播并且免费,意味着现行的电影公映窗口期已被击碎……会起到破坏性的带头作用。 ”


2、《囧妈》由院线改为网络发行,让影院投入打水漂。

“全国影院为电影《囧妈》放映也投入相当大的费用,此次《囧妈》行为,给全国影院带来重大损失……此前,全国影院为了电影《囧妈》做了宣传,电影院是主要宣传阵地,但其收益现在由互联网平台享用,这种行为不是创新,而是为了维护自身而不管他人利益的失信行为。 ”


电影投资:院线电影纷纷网络上映,只是“疫情的特殊处理方式”?


上述两个问题,一与电影“窗口期”适用范围相关,二与双方合约内容相关。


移动电影院CEO高群耀对我们表示,“针对细节,影院帮助电影做了市场宣传,最后却让他人获利,这种情况也都是操作上的一部分,和他们具体的合约细节有关。 ”


根据现有的信息,欢喜传媒决定终止保底发行协议,是“由于该电影不能如保底发行协议约定于2020年大年初一首映”。


同样,《肥龙过江》从院线发行改为网络发行,同样是因为无法如期在国内院线上映,且承受海外盗版的压力。


《肥龙过江》出品方之一博纳影业对我们表示,“鉴于目前国内疫情发展形势严峻,原计划于2/14发行的影片《肥龙过江》短期内无法在国内院线上映。 影片已于1月25日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国台湾、及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地上映,为防止受盗版影响……经过各出品方慎重考虑共同商定,决定做线上发行。 ”


对于出品方来说,在疫情影响下,院线上映难度很大,为了减少票房损失,寻找新的放映渠道,是合理的诉求。


“作为内容的拥有者,他决定用哪种方式来放映,这是他的决定。 除非有其他事先的约定、协约和法律文件的约束。 ”


关于《囧妈》行为是否破坏了电影公映窗口期。 高群耀认为,“在美国、欧洲,没有进电影院,没有票房,就不叫电影,不能参加电影节,那叫视频内容。 所以《囧妈》的做法,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下,它已经不再叫做电影内容了,直接变成了网络视频,改变了它的性质,已经跟电影这个圈子无关。 ”所以更无从谈起电影公映窗口期。


电影线上发行:特殊案例or常态趋势?


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范围内,电影院线公司和流媒体之间关于“内容壁垒”的竞争一直存在。 在国内,这种竞争目前多数处于单点的状态。


过去的2019年,人们对国内视频网站巨头的竞争的关注焦点仍然放在剧集、综艺节目等赛道,以及急速扩张的短视频、直播赛道,但是实际上,视频网站、甚至短视频/直播赛道的公司从未放弃进入电影行业的机会。


2019年5月,爱奇艺发布“原创电影计划”,希望与制作方、院线/影院、观众分享互联网发展红利。 实现“平台通过优质影片吸引更多用户,用户为优质内容买单,平台支持电影出品方推出更多优质电影,同时获取更多优质电影。 ”


本次,爱奇艺与《肥龙过江》出品方以很短的时间达成协议,双方以“保底+分账”的模式进行合作。


爱奇艺方面表示,“超前点映是疫情期间采取的特殊处理方式……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共同拥有《肥龙过江》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院线发行权留在博纳影业,方便后续的影院放映等事宜安排。 ”


而各家院线所担忧的分流问题,比如院线联合请示中提到的“《囧妈》绕开传统院线影院网络在线首播的放映模式,完全无视影院与其他放映终端之间的正常壁垒,必然会对电影观众造成分流。 ”但我们认为无论是《囧妈》还是《肥龙过江》,线上发行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案例,也是特殊时期唯一能与观众见面的方式。


电影投资:院线电影纷纷网络上映,只是“疫情的特殊处理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院线电影“网络发行”中还有一部《源·彩虹》在移动电影院APP上映。移动电影院APP于2018年5月上线,作为“国家电影智能化的五年唯一试点”,也就是说移动电影院APP属于院线,计入国家票房统计,而不属于流媒体,与电影院线享受同样的“窗口期”的保护。


但移动电影院与传统院线影投公司之间也存在片源竞争。 过去的一年里,移动电影院上映百余部电影,其中多数是强势院线大片之外的电影,发挥“长尾效应”。 而《源·彩虹》则是在当前环境下,出品方放弃传统院线发行,优先在移动电影院上映的例子。但由于移动电影院是“国家电影智能化的五年唯一试点”,这种模式很难由其他公司复制推广。


电影产业不是零和游戏,院线+版权交易=大盘提升


关于影院所担忧的网络分流问题,业界专家认为,网络平台带来的电影线上发行,对视频行业大盘的整体增长的带动作用,远远高于分流。


原因在于,电影院线发行和其他版权交易(包括线上发行)的逻辑有本质不同,是互补的关系,是B2C与B2B、线下与线上的互补。 是共同增长,而不是零和游戏。电影院线发行属于B2C零售模式,由出品方和院线对票房进行分账。 “票房在某种程度上有很强烈的赌博的性质,来刺激制片方的风险投资、冒险行为。 ”


而电影版权交易(电视、点播、网络等)目前多数属于B2B模式,“属于一锤子买卖”。 即便线上发行也在尝试采用B2C点击分成模式(如《肥龙过江》爱奇艺超前点映),但再加上电影院线的线下场景、观影体验的特殊性,也让电影院线的消费方式短期内很难被取代。


所以二者互补可以帮助出品方利益最大化,而不是互相替代、分流的关系。从视频行业整体上看,目前人们对于各类视频内容的需求呈现爆炸式增长,反而会刺激电影消费者增加。数据显示,过去三年间,在线视频、短视频的用户数逐年增长,而电影票房也在逐年增长,而不是减少。

电影投资:院线电影纷纷网络上映,只是“疫情的特殊处理方式”?

“电影不会因为媒体形式的增加而消失,电视、录像带出现的时候,电影院没有死,视频网站、短视频网站的出现,电影院也没有死。 ”所以当疫情结束,线下消费回归正常,影院对于电影发行和消费仍然有不可替代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转载自综合网络,不代表中楚汉秀影视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中楚汉秀影视联系。

相关推荐

  • QQ咨询

  • 微信客服

  • 微信客服

  • 邮件咨询

请选择客服进行聊天

  • 微信客服

    长按,识别二维码
  • 微信客服

    长按,识别二维码
点击邮箱进行一键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