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电影投资:《南方车站的聚会》去年年度最佳?

发布时间:

2020-05-19

浏览量:

来源:

中楚汉秀

编辑:

中楚汉秀
去年戛纳,除了韩国电影《寄生虫》拿下了金棕榈奖,以及红毯上的群星璀璨和群魔乱舞外,刁亦男导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也在戛纳首映,甚至在电影结束之后,昆汀还带头站起为这部作品鼓掌。《南方车站的聚会》无论是导演、剧本、还是演员...

去年戛纳,除了韩国电影《寄生虫》拿下了金棕榈奖,以及红毯上的群星璀璨和群魔乱舞外,刁亦男导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也在戛纳首映,甚至在电影结束之后,昆汀还带头站起为这部作品鼓掌。《南方车站的聚会》无论是导演、剧本、还是演员阵容,都是不俗的。


电影投资:《南方车站的聚会》去年年度最佳?


《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导演刁亦男,凭借其《白日火焰》摘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最佳影片。至于说胡歌、廖凡、桂纶镁、万茜,则是一水的实力与颜值兼具的演技派。故事讲述,在武汉某鱼龙混杂的城中村里,盗窃团伙的领头之一周泽农(胡歌 饰),因意外杀害了一位警察,为躲避法律的判决,开始逃亡。刑警大队队长(廖凡 饰)和黑社会势力,都在追踪周泽农。周泽农在一个不起眼的湖边度假小镇野鹅塘,邂逅了当地的一位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 饰),并在她的帮助下,给自己多年不见的妻子杨淑俊(万茜 饰)传话。而周泽农则盘算着,让妻子来举报自己,来获得警方30万的悬赏金,用自己换给家人一笔生活费。这部电影无论是对于导演,还是主演们来说,都是阶段性代表作,是他们或突破、或转型、或补偿、或尝试……的经验。


电影投资:《南方车站的聚会》去年年度最佳?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刁导继《白日焰火》之后的又一力作,有《白》的珠玉在前,《南方车站的聚会》则更是导演的自我突破。


在这个故事里,胡歌饰演盗窃团伙头领、犯罪分子,与他此前的角色完全不同,他自己自身的儒雅、精英气质与犯罪分子的江湖味儿、痞气完全不符合。许多观众甚至认为,胡歌与廖凡饰演的角色应该对调。相比胡歌之前角色,如,飞扬跳脱、古怪幽默如李逍遥、易小川;儒雅文致、隐忍深沉如莫循、梅长苏,无一不是透露着一股精英气,完美的正统角色。哪怕是宇文拓的坏和郑秋冬的复杂,也是有情可原的。


电影投资:《南方车站的聚会》去年年度最佳?


至于那无来由的痞气,吃苦吃到卑微但挣扎的边缘人的气质,反而在他很难在他的身上见到。而这一次,他走出舒适区所产生的水土不服,想抛掉属于茄子的紫色的外衣的迫切心情,观众是能看到的。因为作为演员,不断尝试新类型的角色,挑战自我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哪怕这次表现与他之前由跳脱机灵的“逍遥哥哥”,经由莫循搭桥,转为隐忍深沉的“苏哥哥”略显突兀,但却也是一次值得夸赞的尝试。


走出舒适区的转型,会有如胡歌气质上所造就的水土不服,同时也会有如廖凡因利乘便的游刃有余。廖凡身上的江湖气,让他的气质更接近底层的边缘人,但哪怕是如《白日焰火》里的警察,也是将挣扎、欲望、落魄写在脸上。廖凡的“演员之路”其实是由配角到主角,再到配角轮转过程。早年一直演配角,之后因获得柏林影帝,而被更多人所熟知的“大器晚成”,到现在挑战自我,“挑戏只看故事和合作对象”的硬气与个性。那种看似无规划,实则是无视阻碍随性而为的别一种尝试。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一定这件事,有点费劲。在表演里,一定,其实是种阻碍。”反而,不“一定”就成为了一种无压力、无包袱的自由发展。


电影投资:《南方车站的聚会》去年年度最佳?


如果说胡歌、廖凡双璧,一位是转型中的自我打破,另一位是凭心而为的自由发展;那么桂纶镁与万茜双姝,则是从《南方车站的聚会》里完成补偿与扩宽的“仪式”。


《南方车站的聚会》与《白日焰火》像是互相呼应,或者说,导演以这种方式,给《白日焰火》里的桂纶镁的另一种补偿与别样的完满;穿着碎花布衣剥蒜、做饭的万茜,让我们看到了她的市井气,前有温婉惠致的柳如是、理性高智商的田丹,现在又让她在《南方火车站的聚会》里活生生养出了几分刁与野。


电影投资:《南方车站的聚会》去年年度最佳?


而我们的市场上所缺的,大概也是这种,导演、编剧的实力不辜负演员与班底;同时,演员的实力不辜负好故事、好呈现。

任重道远,但来日仍可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转载自综合网络,不代表中楚汉秀影视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中楚汉秀影视联系。

相关推荐

  • QQ咨询

  • 微信客服

  • 微信客服

  • 邮件咨询

请选择客服进行聊天

  • 微信客服

    长按,识别二维码
  • 微信客服

    长按,识别二维码
点击邮箱进行一键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