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电影投资:解读大话西游中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识!

发布时间:

2020-06-10

浏览量:

来源:

中楚汉秀

编辑:

中楚汉秀
《大话西游》1995年在内地首轮上映遭遇惨败,1996年在北京地区放映只拿到20万票房。电影是依赖于互联网的反复解读火热起来的,而这种解读的巅峰时期在1999年,那时候随意搜索“大话西游”都能出来一堆结果,其中戏仿王家卫...

谈到喜剧你会想到谁?卓别林、憨豆、金凯瑞、周星驰,很多很多。但一提到华语喜剧,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周星驰吧,周星驰无厘头搞笑,几分承包了我们少年时期的所有笑点。周星驰的经典数不胜数,不一一列举,但《大话西游》绝对是绕不过的一个。


作为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喜剧电影,《大话西游》里面有太多主人忍俊不禁的搞笑片段,虽然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年,现在想起来,仍记忆犹新。但如果他只有这些,想必他就会如同其他喜剧片一样,成为我们眼中的过客,也许偶尔会想起,但终究会忘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它深深地烙我们的心里,每次想起都总感觉千言万语却又无从说起。以下我们为大家罗列出关于《大话西游》解读的部分冷知识,重温经典之前不妨借此管窥一二。


电影投资:解读大话西游中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识!


一、语法不通的陌生化语言


    美国文学研究理论家弗雷德里克·詹姆逊曾认为:“在这个不断大众化的社会,语言也不断标准化,便出现了工业化城市中日常的语言贬值,农民曾经有过很丰富的语言,传统的贵族语言也是很丰富的,而进入到工业城市之后,语言不再是有机的,活跃而富有生命力的,语言成批生产,就像机器一样。”


    《大话西游》很大的独特性在于要他几乎打破了所有现存的语言规则,采用陌生化的言语设计和交流方式,让观众感到新奇。比如中英混杂句“I服了YOU”、“你不信呐?LOOK!”同时破坏了中文语法和英文的规则,对既有的中心话语进行消解。还有另一种是完全没有逻辑的对白,比如“你给我点时间,我吐啊吐啊,就会习惯了。”“小心啊!打雷喽!下雨收衣服啊!”两句中,接吻和呕吐,七彩云和下雨收衣服的关联都显得莫名其妙,像是被硬性拼凑在了一起,给观众一种“出乎意料之外”的感受,这种“奇怪的联想”是矛盾的、对立的、不不合逻辑的,但是却带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电影投资:解读大话西游中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识!


二、英雄VS恶棍的双重性本质


    不单独是至尊宝和孙悟空,《大话西游》中类似这种善恶同体的设置非常多。蜘蛛精和春十三娘、白骨精和白晶晶、强盗菩提和菩提老祖、白天的紫霞和晚上的青霞,还有二当家和猪八戒,这些形象都具有完全相反的双重性本质。习惯用俄国评论家米哈伊·巴赫金的狂欢化诗学解读《大话西游》的评论家,会指出这正好应和了狂欢式形象的双重性:“它们身上结合了嬗变和危机两个极端:诞生与死亡,祝福于诅咒,夸奖与责骂,青年与老年,上与下,当面与背后,愚蠢与聪明。”


    在狂欢的世界里,“两个声音才是生命的最低条件,生存的最低条件”。《大话西游》里人物的双重性,强烈传递出“自我”的迷失感,神与妖、人与魔的转换或许不过是一念之间,即使最终舍小情取大义,也不代表过去的记忆和情感牵连就能瞬间清空归零。所有人都是戴着双面存活,正是有了过去的种种不是才可能成就个体当下现时的独特性。


电影投资:解读大话西游中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识!


三、荒诞底下的社会悲剧意识


    周星驰的戏剧作品,大多蕴含着非常浓烈的悲剧意识。《西游记》里聪明超能有担当的“猴哥”变成花心草率滑稽的至尊宝,唐僧则变成啰啰嗦嗦唧唧歪歪的小老头,所有人都变成了现实功利主义者,打破了传统语境下的崇高“幻想”,将人在功利驱动的现实社会中无所适从的无力感赤裸剖解在观众面前。像其中整天喊“兄弟”情义的瞎子大难临头时自顾自跑掉,菩提老祖在帮忙捉拿妖精失败之后也逃之夭夭,连一直在追求爱情的至尊宝,也会为自身目的对朱茵说出“一万年”的谎言。我们知道善恶如何划分,我们懂得道德条条框框,但是面对唯利是图、充斥满违背和瓦解善恶标准的现实,多少人会选择盲从,又有多少人会选择坚守呢?《大话西游》中这种极具悲剧意味的无力感贯穿始终。


四、所谓的“加冕”与“脱冕”


    几乎所有解析《大话西游》的文章里都会毫无例外地谈到“脱冕”。因为在吴承恩的《西游记》里,我们所见到的孙悟空是处于一种不断被“加冕”的过程,从小屁猴子变成孙悟空,又最终成佛,这是对传统的神话话语权的确定和认可。但是在《大话西游》里这种“加冕”被彻底瓦解,故事让孙悟空(至尊宝)处于不断被“脱冕”的过程。孙悟空在面对观音责问的时候大逆不道说出:“你追了我三天三夜,因为你是女人我才不杀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了!”这种话,直接将颠覆神圣和反叛权威的意思展现得淋漓尽致,可以算是精神层面“欲望的狂欢”。


    但是从另一个层面看,《大话西游》中至尊宝在被“脱冕”的同时也交织着“加冕”的进程,在至尊宝和孙悟空两个不同身份变换之间,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戴上金箍变成孙悟空去打败牛魔王,完成了最后的“加冕”。《大话西游》正是通过这种奇特的交织,体现了当代社会新旧文化的碰撞,为经典名著创造出新的寓意。


电影投资:解读大话西游中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识!


五、“一万年”对王家卫的戏仿


    《大话西游》1995年在内地首轮上映遭遇惨败,1996年在北京地区放映只拿到20万票房。电影是依赖于互联网的反复解读火热起来的,而这种解读的巅峰时期在1999年,那时候随意搜索“大话西游”都能出来一堆结果,其中戏仿王家卫的那段“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可我没有好好珍惜…如果上天能够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引发多样不同的解读。


    有人将之理解为感天动地的爱情宣言,有的人则认为这不过是“媚俗”的体现,单纯是至尊宝为了要回月光宝盒的高咖数表演,是“最大的谎话”。这段话的创意是来自王家卫《重庆森林》中金城武的独白,在《大话西游》中出现了两次。原来的“一万年”带着哲理性的沉痛,在至尊宝身上从不经意的戏谑变成最后沉重的感情,给人以更强烈的情感冲击。


电影投资:解读大话西游中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识!


六、关于音乐《一生所爱》和《芦苇荡》


    托尔斯泰曾说:“音乐是情感的速记”,对电影创作而言音乐的优劣具备极为关键的作用。提到《大话西游》,不少观众会第一时间联想主题曲《一生所爱》,这首曲子的的情感表达之强烈,直到今天我们观看《西游降魔篇》还是会不由自主被其带动。“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回/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开始终结总是没改变/天边的你飘荡白云内。”配上片尾孙悟空孤独沧桑的背影,让观众产生强烈共鸣。这一方面是由于类似爵士乐的曲风十分契合爱情解读的功效,另一方面它采用大量钢管、弦乐、木管等西洋乐器,配合二胡和萧这类民族乐器,制造出独特的中国古典意味。


电影投资:解读大话西游中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识!


    另一首紫霞仙子专属的配乐《芦苇荡》也是电影里的经典,紫霞仙子对爱情的执着追求和坚定信念都饱含在《芦苇荡》中,当她被牛魔王杀死的时刻,音乐突变舒缓,形成强烈的表达效果,悠长的音乐配上“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配上对比鲜明的古典让孙悟空的痛不欲生挥洒得淋漓尽致,给观众带出非凡的审美体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转载自综合网络,不代表中楚汉秀影视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中楚汉秀影视联系。

相关推荐

  • QQ咨询

  • 微信客服

  • 微信客服

  • 邮件咨询

请选择客服进行聊天

  • 微信客服

    长按,识别二维码
  • 微信客服

    长按,识别二维码
点击邮箱进行一键发送